安徽11选5开奖记录|安徽11选5胆拖

哈尼梯田——人與自然的和諧贊歌

發表時間:2016-03-16 來源:《中國生態文明》雜志 作者:張一粟

    4月末,我們來到了云南省的元陽縣。
    山頂茂盛的森林、山間清澈的溪流、山腰秀麗的村寨、山下連綿的梯田美妙地組合在一起,構成了獨特的梯田文化景觀;如詩,如畫,如夢,如幻,哈尼梯田那氣勢磅礴、波瀾壯闊的景色帶給我們的視覺沖擊和震憾徹底地征服了我們。


神奇美妙 撼人魂魄
    我們最先來到了元陽縣新街鎮箐口村。這是一個典型的哈尼族小山村。白云纏繞的高山上布滿了茂密的森林,這里的森林海拔一般在1800米以上,基本上都是以常綠闊葉林為主的原始森林。森林的下方是一座座錯落有致的小土屋,房屋的周圍滿是蔥綠的樹木,小土屋的屋頂用茅草覆蓋,遠遠看上去像是森林里冒出來的一個個大蘑菇,這種“蘑菇房”是哈尼村莊的標志性建筑。再往下就是一級級數也數不完的梯田。梯田里水波蕩漾,在陽光的輝映下,如鱗的波紋泛出銀白色的亮光。探上前細看,梯田的水波中還能見到好多小魚在游呢。
    走在箐口村的青石板小街上,一處處的景致不斷印入眼簾:街邊八旬的老婆婆在專注地編結彩線;穿著哈尼服裝的孩子滿街歡跑;水碾房、水磨房水聲嘩嘩,充滿了濃郁的原始鄉土氣息;村里的陳列室里的民族服飾、犁、耙、鋤頭和織布機把我們帶入更久遠的年代。
    在街邊我們還看到了兩眼清澈見底的泉水,名曰白龍泉、長壽泉。聽這里的哈尼鄉親說,不會生孩子的人飲了白龍泉的泉水就會生兒育女,喝了長壽泉的泉水能長命百歲。
    元陽縣林業局的哈尼兄弟告訴我們,箐口村村民屬哈尼族的窩尼支系,村子里保留著比較完整的傳統文化習俗,村民會說漢語和哈尼語,村民之間的交流完全用哈尼語。這里的日常禮儀、節俗活動等都保持著濃郁的哈尼族特色。
    每年11月到次年4月是云南元陽梯田的最佳觀賞期。冬天和春天栽秧之前的哈尼梯田輪廓最清晰,線條最明顯,色彩最鮮明,觀賞性最強。4月末,元陽已開始春耕。行走于梯田間,不時可以看到趕牛犁田的漢子,一些田塊上穿著哈尼服裝的媳婦姑娘正在忙碌地插秧,而還沒在插秧的梯田則蓄滿了水,水面在陽光下熠熠閃爍,仿佛大地上鑲嵌了成千上萬面鏡子。
    哈尼兄弟自豪地給我們介紹:哈尼梯田秋天一片金黃,冬天波光粼粼,春夏綠浪翻滾。哈尼梯田不僅一年四季景色不同,一天之中也是景色各異。我們在元陽領略到了哈尼梯田早晚不同的神奇景色。
    看哈尼梯田必須要看日出時多依樹的梯田景觀。
    天剛蒙蒙亮,我們來到了多依樹。此時,哈尼族彝族山寨的輪廓已經在晨曦中若隱若現,宛若一幅淡雅的水墨畫。站在觀景臺細細觀看,這里三面臨山,一面墜入山谷,猶如一個大海灣。連綿的梯田上部平緩,下部則地勢陡峭,從上俯瞰,猶如巨瀑傾瀉,無比壯觀。7點多一點,太陽慢慢升起,谷底的霧氣在太陽光的溫暖下緩緩聚集起來慢慢往上升騰,梯田的西側,樹木掩映的村莊輪廓愈發清晰,而那連片的近萬畝梯田在太陽光與云彩的染映下波光閃閃,顏色瞬時變換,那氣勢真是如詩如畫、如夢如幻、壯觀無比。
    老虎嘴景區則是觀日落的必到之處。
    老虎嘴處在幾座高山的山坳中間,地勢異常險要。日落時分,我們站在海拔1600米的公路邊觀景臺上往前望去,梯田一望無際、綿綿不絕、無邊無垠。等到日落西山,只見老虎嘴彩虹繚繞,雪峰頂上緋紅一片,迷離變幻,再看梯田間各種有節奏的層次和美妙的曲線,再加上五彩斑斕的顏色搭配,真讓人目瞪口呆,勝景不可名狀!同來的元陽縣林業局的哈尼兄弟讓我們往老虎嘴視線最遠處的左上角看,梯田的圖案還真像一匹正揚蹄奮疾的駿馬。
    多依樹與老虎嘴只是哈尼梯田的兩處景點,在元陽,隨便爬上哪座山頂,都會看到一級一級的梯田依山勢逶迤,迂回于千壑萬嶺之中。哈尼兄弟告訴我們:哈尼梯田綿延整個紅河南岸的紅河、元陽、綠春及金平等縣,僅元陽縣境內就有17萬畝梯田。如此眾多的梯田,在茫茫森林的掩映中,在漫漫云海的覆蓋下,景觀是如此神奇壯麗。這些景區就是申報成功世界遺產的核心保護區。
尊崇森林 厚待樹木
    4月的云南大地備受干旱煎熬,許多地方出現飲水困難。然而,進入元陽,眼前的景色讓我們眼睛大亮。這里的山上依舊泉水叮咚,梯田里清波粼粼,沒有一點干旱的跡象。
    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梯田里既沒有河流,又沒有湖泊,也沒有水庫,梯田里的水從何而來?元陽兩天的調查探訪,我們得到了答案:是樹木是森林為哈尼梯田提供了源源不斷的水源。
    在元陽,住著哈尼人的村寨上方必然矗立著茂密的森林,村寨的周圍也被蔥郁的林木所掩映。縣林業局的哈尼兄弟告訴我們,元陽縣共有63958.4公頃森林,其中東西觀音山有18167.6公頃原始森林,分布各山各嶺的原始林和次生原始林有45790.8公頃。正是這些森林構成了巨大的天然綠色水庫,它們涵養的水分在高山上形成了無數條小溪、清泉、瀑布和龍潭,提供了全縣所有梯田與旱地的用水以及全部的人畜用水。
    尊崇森林樹木是哈尼人的精神信條與傳統習俗。哈尼人認為樹和人一樣是有生命的,人和樹是平等的。決不能無緣無故去傷害一棵樹。傷害樹會遭到報應。不僅如此,哈尼人更把樹當成神一樣來敬。在元陽,每個村寨必須有寨神林和寨神樹。哈尼語稱之為“普瑪”,意為村寨守護神的棲息地。哈尼人在山上蓋房子前,都要先選好寨神林,確定神樹。
    在考察哈尼梯田時,我們走進了大魚塘村的神樹林。只見林子里幾人合抱的麻栗樹、水冬瓜樹、喜樹和種種叫不出名的大樹密密麻麻,好些大樹上粗大的藤子纏滿樹身。林子里還有些自然枯死了的大樹,林子底下則是落葉遍地,踩下去把腳背都淹沒了,我們真像走進了原始森林。
    在林子里我們見到林子中央一棵高大通直的樹木周圍壘著一圈石頭。村民告訴我們,這棵大樹就是這個寨子的神樹。
    大魚塘村的村民朱學康、高正江輪番地向我們介紹:寨神林與神樹,村里人也叫龍樹林與龍樹。樹木是保佑他們的龍脈,龍樹林與龍樹絕對不能造次破壞,否則樹神就會降禍給村寨。這種戒律在村里口口相傳,執行起來比法律還要嚴。村里人每年都要在寨神林里舉辦寨神節。寨神節是哈尼族最隆重最激動人心的節日。節日里,村里會專門宰一頭豬來祭樹神,祭樹神時氣氛莊嚴肅穆,大家都懷著無比虔誠的心祭祀林木,表達對樹木和自然的崇敬,以及對樹木的感恩之心。
    在元陽,有的村寨有好幾片寨神林,正是這些樹木連綿成大面積的水源林,在壩達村寨,周圍的林木就有45.8公頃。
    元陽一方面非常注重原生態森林的保護,另一方面通過退耕還林、荒山造林、封山育林等方式大造人工林,不斷增加森林資源。
    元陽縣從2002年開始啟動退耕還林工程以來,在元陽境內的元綠、元坪、元紅公路沿線、紅河流域、藤條江流域以及梯田景區和滑坡隱患區已逐漸種植印楝、榿樹、梔子等多種林木,昔日的禿嶺荒山紛紛披上了綠裝,植被得到逐步恢復。
    元陽林業局的哈尼兄弟介紹,元陽縣已完成退耕還林工程27.1萬畝。隨著國家退耕還林工程的實施,當地黨委政府全面實行封山禁牧,封中有退,封中有還,封中有管,實現了以人工營造為主,向人工營造和自然封育相結合的轉變,山上的植被逐年豐富起來。
    元陽縣有60萬畝原始森林分布在千米以上的高山上,山上還有近20年來人工再造的50多萬畝人工林。這110多萬畝森林就是哈尼梯田的生態水庫。
    沒有樹就沒有水,沒有水就種不成梯田,沒有梯田就沒有哈尼人。樹是最重要的。正是因為哈尼人對樹木有著深刻的理解,他們才會把寨神林作為村寨的守護神來頂禮膜拜。也正是有了這些鄉規民約才保護了山上的森林樹木,才得以形成“森林——水系——村寨——梯田”這樣的良性循環復合生態系統。
親近自然 和諧共處
    哈尼梯田的歷史已有1300多年。哈尼梯田為何能成功抵御大旱,有效消減自然災害,一直保持活力?從哈尼人生活的點點滴滴可以這樣總結:這是因為哈尼人順應了自然規律,獲得了與大自然和諧相處的安身立命之道,他們與大自然和諧共處,讓他們的生存環境成為一個穩定的生態系統,并同時形成了哈尼梯田獨特的生態文化。
    哈尼族是一個善于和大自然親密相處的民族。這種秉性有著他深厚的思想基礎。哈尼族人相信在周遭的山水間存在著眾多主管自然的神靈。哈尼人居住于此,都在接受著神的眷顧。雖然神不是可觸可摸,但他卻是無時不在的。眼睛能看到的森林、房屋、梯田、飛鳥只是物體的軀殼,而這些物體都是有靈魂的。這就是神。神不僅可以寄托人生的理想和幸福,也可以給人帶來厄運與災難。
    正是源于此,哈尼族從古至今沿襲著祭寨神、祭山水、祭谷娘等習俗。他們將主持祭祀慶典活動者稱為“莫批”,祭祀慶典時“莫批”從寨子最早的老戶中產生,父子相傳。他們在各種傳統節日活動和祭祀活動中,用說唱及舞蹈向神祈禱,祝福村寨平安,并以說唱和舞蹈的形式傳播生產活動經驗及倫理道德和神話傳說故事。
    梯田的命脈是水源,哈尼族人把涵養水源的森林作為神靈膜拜和保護。哈尼族村寨有一個共同點,村寨后面必定是森林,村里村外還會種上棕櫚樹和竹子,不同的林種將哈尼的寨子裝飾得分外美麗,看上去就是一幅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生動畫面。在寨子里,老人們不允許晚輩砍伐村邊的樹木,要是不聽勸告去砍伐樹木,哈尼人說砍樹人必將遭到報應;如果將樹身上的皮剝去,這棵樹就會很快死去,剝樹皮的人也會隨之死去。倘若在生產活動中不得不剝樹皮,他們只會剝一點點,留下大部分樹皮,讓樹繼續生長。
    哈尼人對自然的尊崇還體現在對自然的熱愛與親近。哈尼族許多的祭司吟唱的古歌和祭詞開頭的第一句都是“親親的一娘生的兄弟姐妹”。這句話代表了哈尼文化最本質的東西——親和文化。在這里,人和山林土地、山川河流、日月星辰是親和的,親戚朋友、左鄰右舍、千村萬寨乃至哈尼人與其他民族也是親和的。不僅對人,他們對大自然的一切都是親和的。如火,哈尼叫“莊稼娘”,栽秧叫“嫁秧姑娘”,犁田耙地叫“把田伙子打扮得更漂亮”。
    我們在箐口村看到村里人穿著的窩尼服裝,很多是用藍靛染的土棉布做成。藍靛是十字花科的植物。哈尼人的房前屋后都種有藍靛。他們將藍靛的葉子摘下來放入缸內加水一泡,缸里的水就成了藍色。然后,他們將要縫制衣服的土白布放入靛青葉捂漚成的靛汁溶液中,土白布就染上了非常純樸的土藍色。不僅如此,哈尼人衣服穿褪色后又丟在藍靛汁里泡洗,舊衣服變得光亮新鮮起來,直至衣服穿破顏色還很新鮮。
    窩尼的服飾款式設計也無不體現大自然的元素。哈尼族的服飾主要用銀飾,連結飾片用的銀鏈多為大小銀魚,繡在服飾上的圖案也都是自然界的日、月和花、鳥、魚、蟲為主,而在上衣的肩、襟、肘部和褲腳邊沿上,多鑲以彩色花邊裝飾。
    為何千百年來哀牢山區的自然生態保存完整,生活在這里的各個民族親近和睦,共同發展,可以說,哈尼人的親和文化正是哈尼梯田得以持續發展的“藝術瑰寶”。
    哈尼人尊崇自然還體現在對自然資源的科學利用上。
    哈尼族為保證有限的水資源可以維持生活和生產正常運行,逐漸形成了一套約定俗成、代代不變的用水方式及管理制度,包括生活用水的減量使用,村寨生活污水再用作灌溉梯田,“木刻(或石刻)分水”、“輪流引水”等灌溉制度。這些習俗實現了節約、高效而公正地使用水資源。
    紅米是哈尼梯田的特產。哈尼族每家每戶會種植紅米。各家用自己的種子三四年后,就會與本村或其他村寨的人交換紅米種子。這種頻繁的種子交流,促進了紅米不同品系種子之間基因的優化組合,增強了紅米品種的基因多樣性,故而哈尼梯田紅米含有抗蟲抗病基因,減少了農藥和化肥的使用量,維護了生態平衡,而且生產的紅米也是綠色有機食品。
    站在哈尼梯田歷經千年滄桑卻仍很堅實的田埂上感觸良多:哈尼梯田能成為一個穩定的生態系統,關鍵在于這個生態系統的發展中形成了一整套的生態和環保機制,各種利益關系通過這個機制得到有效整合,使人們在自然中獲取的同時,仍然做到了“山有多高水有多高”的生態奇觀,保證了梯田耕作的連續性和人類的可持續發展。這是哈尼族梯田生態文化的核心,也是哈尼梯田文化源遠流長并表現出勃勃生命力的秘密所在。

相關鏈接

安徽11选5开奖记录